台灣婦女團體全國聯合會對司法院提出三點要求 切莫縱容性騷擾,呼籲司法人員加強性別教育!─對陳鴻斌案再審的聲明 2018-03-22
【新聞出處:台灣婦女團體全國聯合會

『台灣婦女團體全國聯合會對司法院提出三點要求

切莫縱容性騷擾,呼籲司法人員加強性別教育!─對陳鴻斌案再審的聲明』

從2017年年底全球開始延燒的「#Me Too」運動開始,越來越多女性更勇於說出性騷擾、性侵害,保護自己的權益,也揭露出組織內性騷擾最常上演的模式:權力、位階、資源較高者利用權勢或機會,性騷或性侵相對弱勢者以逞其私欲。然而前法官陳鴻斌騷擾女助理一案,於3月8日國際婦女節當天改判,再審結果由免職改判罰金,受命法官陳志祥更聲稱整起案件僅只是「發展婚外情未遂」,簡直是對所有女性臉上狠狠地甩一巴掌。

根據職務法庭的新聞稿,再審以8項騷擾行為中,僅有3項行為構成騷擾為由,認定陳鴻斌罪不至免職。這項判決等同於為男性的騷擾行為背書,不僅徹底漠視受害者的尊嚴與基本權利,更視《性別工作平等法》第12條為無物。依據條文,當下列任一者成立即可構成性騷擾:

一、受僱者於執行職務時,任何人以性要求、具有性意味或性別歧視之言 詞或行為,對其造成敵意性、脅迫性或冒犯性之工作環境,致侵犯或干擾其人格尊嚴、人身自由或影響其工作表現。

二、雇主對受僱者或求職者為明示或暗示之性要求、具有性意味或性別歧視之言詞或行為,作為勞務契約成立、存續、變更或分發、配置、報酬、考績、陞遷、降調、獎懲等之交換條件。

若以女助理所面對的工作環境來看,陳鴻斌一而再、再而三的不當行為顯然已構成具冒犯性的工作環境,更不用說當時女助理將面對續聘審查,法官對此審查具有實質影響力。在如此顯著的情形下,幾位男性再審法官仍執意否定此案為性騷擾,連陪席法官謝靜慧也無法認同,造成謝靜慧辭去職務法庭法官一職,顯見此判決的荒謬。

台灣婦女團體全國聯合會對司法院提出三點要求:

    1.司法院應盡速重審此案,並增加女性法官參與再審。

    2.司法院更應提出《法官法》的修改,將職務法庭審理涉及人身安全(性騷擾、性侵害)相關案件時,審理法官必須至少1/2女性比例

    3.司法院須加強法官與司法人員對性騷擾性侵害的認知,以落實保障受害者應有的權益,避免司法人員以性騷擾迷思對受害者作出二次傷害。

我們亦同樣期許各大學法律科系加強性別平等教育課程,以培育出具有性別意識的法律人才,徹底落實各項性別平等法案之立法精神,杜絕恐龍判決再度出現。